Vvv_ed

Ins:Vvv_ed sina:Vvv_ed有一双小翅膀

【Destiel】Damage and comfort 伤害与慰藉

他是光啊,现在怎么不亮了?

墨洛:

    头很痛,仿佛要裂开。
    他觉得自己在不断的坠落,他想鼓动羽翼,却发现自己的翅膀沉重得动不了丝毫。
    他听到上方传来声音。
    “Please wake up……Cas……”
    Dean。
    他在心中不断的默念这个名字,仿佛那是他的救命稻草。
    但他还是继续下坠,直到坠落到不能再低,直到坠落到地狱,地狱之火燃烧着他的翅膀,他忍不住尖叫。
    他想起他是谁了。
    一个为义人堕落天堂并背弃家园的天使。
    风在他耳边大叫,他睁开眼,撞进榛绿色的森林。
    世间再无更美丽的颜色。



    “Hey.”Dean拿了一碗水到Castiel面前,Castiel试图起来,但身上的伤口让他深吸了一口气;Dean明显注意到了,他眼里的绿色瞬间被内疚和难过覆盖,Castiel想说点什么安慰他,但他深知语言不是自己的长项。他只好任由Dean把他从床上扶起,Castiel能感到他的手在颤抖,虽然小心但Dean还是碰到了他背上的伤口以及翅膀,Castiel感到他的翅膀一阵异样,但伤口的疼痛让他无暇去顾;他本能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尽量克制自己。
    “Dean。”喝完水后他说,“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距他有知觉以来似乎有一段时间了——但期间他晕过去了一次,醒来时他似乎换了一个地方,他试图向Dean询问什么时得到的却是对方的震惊和“等你好一点了再和你说”的话语。他只好按照猎人的话乖乖躺好休息。
    天使可不需要休息。
    Castiel问完问题后Dean看起来愣住了,他还没想好怎么跟Castiel说清楚,一个多月前天使突然消失——或者说他消失了将近一星期并且不回应Winchester兄弟的祈祷或电话后他们才意识到他有了麻烦,他们找了他一个月左右才在一个废弃的消音工厂发现了伤痕累累的天使。Dean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开口:
    “好。”声音沙哑得吓了他自己一跳。
    他把大部分的事情经过告诉了Castiel,除去他们两个在寻找Castiel路上遭遇的麻烦,他没有过多描述天使那时的情况,“大概是女巫之类的,他们似乎给你下了咒,额,毕竟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看着Castiel皱眉,“可我无法理解……我是说,Rowena那次我就想已经很奇怪了,女巫是怎么操纵一个天使的?”
    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Castiel的脸色瞬间变差了起来。他瞬间想说些什么来盖过这句话,但最终Castiel先开口了。
    “……我想,严格来说我已经不算一个天使了。”Dean听出他声音里微不可闻的颤抖,“我堕天了,而且我体内的荣光已经不够了。”
    他突然想到如果在加州的范奈司市时没被Dean说动,没为他堕天会发生什么,也许天启还是不会降临,因为他在期间似乎没做什么决定一切的事;但他会在天堂里自由愉快地生活,在他永恒的星期二的阳光里;天使们也不会堕天,他们还会拥有翅膀。
    那个现在他们被烧毁的东西。
    他不会被仇恨,不会被排斥……不拥有人类感情,当Winchesters死亡的那天他大概会有一些怜悯,因为那是他的天性;但他不会哭泣,不会做一些蠢事补救——
    “Dean,”他突然说,“如果你是我,我会愿意做这些事吗?”
    他得到了“当然”的肯定回答,于是他继续说下去:“所以……不要自责。”
    “但最开始我们可没那么熟。”Dean做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努力逗笑Castiel——他不喜欢他这个样子,茫然,悲伤,虽然他不知道Castiel是否能理解其中的笑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自己先笑了出来,而Castiel看着他也笑了。“我可不会保证。”他继续说,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似乎是在天启前期,他把Castiel带到酒吧里——现在想来过于好笑,那可是侍奉主的天使,怎么会降临人间享乐?
    而他现在坠落于人间。
    Castiel的嘴角挂着微笑想要躺下去,半躺的动作让他感到疲劳,但牵扯到的伤口令他眼前一阵发黑。
    “Dean,”他又叫了一遍猎人的名字,咬住牙转移注意力。“为什么我没在原来那家医院?”
    “你的翅膀……”
    Dean说到一半时Castiel几乎惊惧的看向他。
    “它怎么了?”他已经猜到下文——他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异样了——刚才Dean避开了他的翅膀,而他以为他只是在避开伤口。
    “——它……我们能看到它,但是是在你的情况稳定下来一点之后……”他像是有点急切地补充,“但他们看不到你的翅膀,Sam也看不到。”
    Castiel呆在那里直视着前方,Dean担忧地想说什么但想不到任何词句,于是最终走出去。
    他清楚天使需要时间。



    Castiel的梦是黑色的。
    他看见他的翅膀,那是黑色但并不是压抑的那种黑,Balthazar说它们是墨蓝色的;他熟悉他翅膀上的每一根羽毛,它们温暖并令人感到安心。Castiel想稍稍靠后去感受他们的温度,却发现背后空空如也,而他重心不稳地掉了下去。
    他再一次坠落,他似乎看见一只手向他伸来,可当他伸出手抓到的只是虚无。在那一刻他似乎看    到曾经,远久到他忘了时间,人类还未出现,天堂还是一片祥和宁静的时候,他安静的在属于他的天堂祈祷,感受着圣洁的光。
    他知道自己无比想念那些时光,那时Balthazar会把他从书堆里拽出来在父亲的造物间游玩,他尤其喜欢森林,那种干净纯粹的绿深深地吸引着他,Balthazar对于他每次都要去森林颇为不满,年长一点的天使会抓住他的肩膀,扇扇翅膀把他拖到海边;他总说那像是Castiel的眼睛,Castiel只是微笑,沉默着坐在沙滩或悬崖上看着海,他放松地让翅膀搭在沙子或是岩石上,海风滑过他的羽毛,舒服的触感总让他微微缩起身子自然地眯眼,Balthazar总说他眯起眼的样子很可爱,像一些东西,比如……然后他会卡在那儿,因为主还没创造出那种和Castiel相像的生命。
    现在看来他想描述Castiel像一只猫。
    他感到疲惫,蓝和绿包围了他,还有兄弟们的样貌:Balthazar的,Gabriel的,或是Samandiriel的,他想告诉他们他很抱歉,但他实在没有力气了,于是他最终闭上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年轻的猎人,小Winchester正在床头柜整理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药水和酒精味钻入他的鼻腔,地上都是散落的破碎瓶子,他愣了愣,试着动一下他的羽翼,但只觉得一阵撕裂的痛,他忍不住发出嘶声。
    “Cas!”年轻的Wincherster发现了他的醒来,局促小声地叫了一下,“你醒了?……抱歉,我吵醒你了吗?现在还挺早。”
    “不,”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于是清了清喉咙,“我才该说抱歉……”他想抬手指地上的残渣却一阵软绵绵地没有力气,“毕竟是我打破了它们。”
    Sam看向他:“不,那是……”他想了想,“……我打破的。”
    Castiel知道他在说谎,年轻猎人一瞬间的神色没有骗过他,但他不打算说破;Castiel闭上了眼,咕哝到:“谢谢。”
    他们沉默了一会,他在Sam离开之前又一次睁开眼:“……Dean呢?”
    “在睡觉。”Sam看起来丝毫不惊讶于Castiel的问题。“Cas……谢谢你。”
    “什么?”
    “没告诉她们我们的位置……天啊,你应该试图给我们发个求救信号。”
    “……什么?”他茫然地问。
    Sam看起来有点惊讶:“我知道你失忆了……但是Dean没跟你说吗?”
    他摇了摇头。
    “好吧,我……”Sam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我们在打猎过程中遇到了女巫,你在她们试图杀了我们时出现把我们传送走了,后来你跟我们联系过一次就消失了,我们一直以为你在安全状态下直到后来你不回复我们的祈祷。”
    “然后在废弃的消音工厂找到了我?”
    “是的。”
    Castiel点了点头不再说话,Sam停在那里一会儿,走了出去。
    房间再次只剩下他一人。



    Dean站在Castiel门口,天使正在发呆。他的弟弟这几天都在追问他为什么不告诉Castiel真相,他不想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甚至不敢说这个天使是他的天使——我的?Dean想,他不是我的——Castiel醒来后总是发呆,他有时都想问问他是否记得所有事情,他看到天使望向他的眼神;不再像以前一样专注明亮。
    也许他不该求那么多。
    只是有什么不一样了,Dean不知道变的究竟是谁:当他问起Sam这件事时只得到对方疑惑地眼神;也许只是他多疑。
    天使靠在墙上的翅膀在灯光下显得有些透明,他几乎感觉天使会拍拍翅膀突然消失在他面前。他意识到他在害怕天使的离开,担心着知道真相以后他会觉得跟着自己只能受难,Dean猜自己在Sam面前越来越像个混蛋,Castiel在地堡的样子总让他想起曾经他把变成人类的天使从这里赶出去。
    他看着那双翅膀,上面惊心怵目的伤口让他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但他不能;距天使醒来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他每天都要面对那双羽翼,Castiel的伤口还没有全好——可以说只有细小的伤口有治愈,稍微严重的伤口好得异常的慢——就像人类,他现在有大动作还会撕扯到伤口,Dean不得不教天使如何上药和绑绷带。
    他想给Castiel的翅膀缠上绷带但Castiel拒绝了并要求他把之前的也拆掉;他照做了——Castiel的固执他很清楚,而且没有一个天使的翅膀上会绑上绷带。
他无法想象天使曾经丰满的羽翼会变成这样,残破,如被人类随意撕扯下羽毛,几乎只剩下一副骨架的鸟,他握紧拳头控制住全身才没在见到Castiel之前往自己脸上打去。
    “Cas,”他最终走进去,“我买了披萨,一起来吃么?”他明白答案是当然。
    Castiel永远不会拒绝Dean Winchester。



    他带着放慢的脚步走到客厅,Sam正在电脑前看什么。
    “Hey Sammy!”他叫道,“别看了,开饭咯!”
    Sam回了他一个白眼,Dean笑了起来无辜地对他眨眨眼:Sam绝对在为自己没买沙拉而不爽;“只有兔子会吃那些,Sam。”他说,拉开两个椅子——一个给Cas——然后他坐到旁边,打开了快餐盒。 
他拿过一块披萨一脸满足,虽然不是派但这也不错;Sam挂着他的bitch face看着他但最终被哥哥两嘴塞满食物的样子逗笑。
    就像松鼠,Castiel回想起那片他爱的森林里的松鼠,它们那毛茸茸的尾巴和鼓起的嘴巴;Dean的灵魂闪动着绿色,充满生命力的纯洁的光,他感觉到猎人现在的愉快,那种天生的容易满足是常人难有的,就像千年前他看那些小动物一样,他们有着森林一样的颜色,这使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类后就有守护他的冲动。
    Castiel拿了一块披萨坐下,这不是他第一次吃这种东西,品尝人类的食物向来对他是一种奇妙的乐趣,天父的造物常令他感到稀奇;有时他吃下去只能尝出分子,但他总会感叹他们的聪明。他们好好的吃了一会儿饭,但也仅限一会儿——Dean开始用白眼对他的弟弟了,因为Sam拿了一杯蔬菜汁泼在了Dean手里的披萨上。
    “Bitch!”他不满地抗议,“那可真恶心。”
    “Jerk。”Sam回答,“下次你再不买沙拉我会把所有披萨都泼上蔬菜汁——Cas不会介意的,对吧?”
    Castiel点了点头,他认为多吃蔬菜有利于Dean的健康,人类需要刚好的食物来保持健康,虽然在最开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Castiel突然发现自己对于以前的回忆越来越多,他有些不安但没有人发现,他松了口气,Dean刚把一个披萨扔到弟弟的脸上,作为回报Sam扔了他打算当夜宵的派。
    Dean看起来有想杀了自己的弟弟的心了,两兄弟打闹起来,Castiel吃完了第三块披萨后感到自己可以不用继续吃了;于是他起身,尽量不打扰到他们。
    他知道自己永远不能完全地融合进去。



    他回到房间开始看书——书是Dean帮他从图书馆里拿的,他这几天几乎没怎么下床,也很少去大厅吃饭——这似乎是第一次;他打开书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翻到第五页的时候门被敲响,Dean走了进来。
    “Hey,”他说,“你才吃了三块。”
    “我想这足够了,”他回答,从记忆中搜寻,“晚餐不能吃的太饱,而且我不饿。”
    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开,Castiel避过Dean的视线,他感到有点冷于是往被子里缩了缩,Dean看起来有些不安。
    “Cas,”他开口,“你……我是说——你如果有什么感觉不对的可以跟我说。”
    Castiel有些心虚地抬起眼看着他点点头,没多久门被关上。
    后来的几天里Castiel依旧在他们面前保持着正常,他突然开始渴望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但Dean肯定不会让他出去,于是他什么都没说,某天他走出房门,Dean和Sam正说着什么,看到他来后停止。
    “Hi Cas。”Sam对他微笑,他的脸色有些苍白,Castiel担忧地皱眉,然后他的余光瞥见了Dean的背包。
    “你要出去打猎?”他问道——对啊,他还得工作而不是只是在这里照顾自己。
    Dean看了他一眼没回答,Sam突然挺直了背,“我能和你一起去!”他说,满脸不情愿,“你不能自己去打猎。”
    “哦天呐Sammy,你生病了,记得吗?你这样出去只会更遭,这只是一个小案子。”他说着转身,但Castiel拉住了他。
    “什么案子?”他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多余的表情,Dean惊讶了一下瞬间摆出了“不你不能去”的样子使他不由得开口,“我可以帮你。”
    Dean坚决反对,Sam愣了一下也试图让他放弃这个想法,
    “可我已经很久没出去了。”他说,“我……我不会拖后腿的。”
    “什么?……哦该死,”Dean终于皱着眉认真地盯着他,“我不是……我不怕你拖后腿——你不会拖后腿的,好吗?”他走向Castiel抓住他的衣服,“但你的伤还没好。”
    “我没事。”他迅速地说,“我可以只是跟着你。”但他明白自己在危险时刻还是会挡在猎人的前面。
    他们僵持了好久Dean最终妥协,没人能拒绝那双蓝眼睛——Sam被他催着回去睡觉,在那之前他帮Castiel准备好了一部分东西。
    “好了。”Dean在进Impala之前说,“你会后悔的。”
    但在路上Castiel一句抱怨Dean品味的话都没有,Dean听着AC/DC的歌烦躁的情绪渐渐舒缓,Impala在公路上驰过,留下黑色漂亮的影子。Castiel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风飞过去和他打招呼,阳光毫不吝啬的洒在主的造物上,他闭上眼,感受穿越千万年的宁静。
他们到达了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Dean问当地人情况时Castiel没说任何奇怪的话,事实上他一句话也没说;在Dean洗澡的时候他换好了绷带,并再次告诉Dean他很好。
    打猎很顺利,是一个在此地被害的一个女孩的冤魂,案子的受害者是杀害她的人,她还那么一点残存的理智,在他们见面时她要求他们让她离开人世,然后她看着Castiel一脸惊讶。
    “你很不一样。”她说,“你是——你——”她看起来快哭出来了,“天啊——”
    “你在天堂会获得宁静的。”Dean盯着她说,Castiel听出了他声音里的一点讽刺。灵魂在一片火中消失,他担忧地望着Dean,猎人面无表情的脸在火光下显得似乎愤怒。
    他们离开了圣安东尼奥。之后Castiel的伤愈合得不错,他开始跟着兄弟们出去打猎,依旧不说多余的话,在战斗中用荣光时他感到吃力,Dean在一次发现了这点;他教会Castiel用枪支,告诉他一些捕猎的常识,就像他的父亲曾经教他的。
    Castiel每一次出去总是很享受阳光,他同时喜欢着下雨天,那种干净清新的味道让他再次想到森林,他现在越来越多回忆起过去的时光但不会感到不安,那些美好的,没有战争的世界——也许到现在只有他记得了。他感觉自己变得更像人类,有太多感情,不果断,不理性,不再是一个真正的主的战士。但他明白自己永远不像常人,一次他单独去一个便利店店员看他的眼神就告诉他自己又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但他不明白,也没有跟Dean提到这件事,只是仔细观察猎人是怎么做的,然后学习。
    人类是神奇又微妙的,他们有着尊严感,会感觉尴尬,对某些事总是有着不变的定义,他们总是自以为资历丰富而不知道比他们古老得太多的物种有很多,又有多少静默地看着人类起源,发展,然后不断创新,却又在自我毁灭。
    他依旧跟着Winchesters忙碌,沉默着很少出声,却享受着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他会看着Dean却不说什么;直到某天Sam没和他们一起打猎,结束后他们回到只有两人的旅馆,一切就这么自然的发生了。
    他只记得那天下着雨而他感到冷,Dean抱住他。然后他们相拥相吻,Dean卸下他的衣服,Castiel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眼前的男人,他沉浸在那双绿眼睛里久久无法呼吸。第二天早上醒来Dean金沙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漂亮无比,猎人醒来后亲吻了他的额头。
    “我爱你。”他告诉Dean。



    所有事都太过顺利,他们一起战斗,偶尔一起出去买点吃的,Sam常常捂着眼睛示威,但Dean只是嘲笑他让他找个姑娘。而有一天Castiel因为出去买派时淋了一身雨有些发烧,Dean不得不照顾他。
    这是一切事情的起源。
    Castiel后悔过这件事,也许他应该让Dean跟着Sam一起去打猎,那样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但Dean总安慰他说没关系,毕竟他们最终还是没事的。
    Sam失踪了。
    他们接到了他们一个猎人朋友Jenny的电话,说她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发现了一个吸血鬼巢穴,问他们是否能来帮忙。Dean拒绝了Sam让他去而自己留下来的要求,坚决要陪着Castiel,打趣让Sam好好和Jenny培养感情:而Sam大概也确实喜欢她。
    他开始后悔:他不该就这么让弟弟一个人过去,两天不到他就没了音讯,不管Dean发邮件还是打电话他都没有回。也许只是他的手机坏了,他安慰自己。
    还有他的,“别人碰一下就要杀人了”的电脑。Dean嘲讽地想,他应该跟他一起去的,但是Castiel可不能跟他们去。他眼前闪过发烧的天使。恋人虚弱的样子让他烦躁,Dean不知道他该怎么办,他想去拿一罐啤酒但走到一半就回到了电脑前,回到桌子时却打掉了桌子上Sam留下来的马克杯,他抓住自己的头发往下扯,蹲下想要收拾碎片却突然站起身,眼前微微发黑。
    Dean不再去想那些该死的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而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Castiel的房门口,他犹豫了一下推开门。迎接他的是Castiel用含糊颤抖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他吓了一跳,快步走向Castiel。



    Castiel在一阵刺骨的冰中醒来。
    他是掉到了冰川么?是那次Dean想说"Yes"骗他进屋随之而来的驱逐么?他记得能力被削弱导致了他在冰川待了整整一天,那种莫名的寒冷袭击了他;以前他还有许多荣光时他总是温暖的,天使特有的来自主的恩赐令他们不懂得寒冷为何物。
    而他在那一次感受到了。
    Castiel睁开眼,他看到天花板,它摇摇晃晃的像是要掉下来,他感觉全身是汗,可他一点也不热;他意识到冰冷的感觉来自他自身。
    “Dean。”他叫出猎人的名字,却连他自己也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他闭上眼猜想猎人不会听到自己发出的音节,没多久却感到一个温暖的东西敷到了他的额头上。
    “Dean……”Castiel皱着眉死死拽住床单。
    "I'm here."Dean有些紧张地抓住Castiel的手,天使看起来糟透了,他全身上下都是冷汗,几撮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Dean怀疑下一刻他就要化为白光融化到空气里;年长的Winchester打了个冷颤,他知道他已经无法离开天使了,也不能离开弟弟,现在Sam失踪了——
    ——Sam失踪了,他再一次意识到这个事实,他茫然地把Castiel前额上的头发从他脸上抚开,一遍又一遍机械地重复着这个动作,然后他站起来,想去拿毛巾,起身时Castiel试图抓住他的手但最终又无力的放下,他走出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小时候照顾Sam的经验在慌乱之下成了本能性的动作,他的大脑几乎无法思考。他给Castiel又拿来了一床被子,热水和毛巾。然后近乎手忙脚乱地处理好一切,拿了椅子坐在床头。Castiel动了动说了什么。
    “什么?”他没听清,揉着眼问。
    “Sa……”Castiel努力地撑着想让自己起来,Dean想让他躺下但失败了;于是他帮了天使一把。
    “Sam失踪了?”他终于说出来。
    噢。他想。他听到了,我说出来了?
    “是的。”他回答,然后Castiel的手再一次想抓住什么,他把手伸过去,更加靠近了Castiel。
    “Don't…leave…”他听到天使声音沙哑地说,紧接着他开始咳嗽。他把这句话归到天使烧得太厉害而引起的。
    “好。”他保证到,“我不会丢下你的。”
    Castiel似乎微笑起来,Dean看到他的翅膀缓缓地带着颤抖举起包围了他,残破的羽翼贴在了他的背上。橘黄的灯光让Castiel的脸显得不那么苍白,他愣了一秒后轻轻抱住了天使,不自觉地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温暖的感觉蔓延全身。
    他在黑夜中第一次真正向除了Castiel以外的什么东西祈祷,祈祷他能再一次见到他的弟弟和完好的天使。



    Castiel再次醒来时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
    他摸索着找到了灯,灯光亮起让他缩了缩眯起眼。他下了床撑着墙让自己不就这么倒下去,他打开房门,走廊里一片明亮,发烧后残留的眩晕感还围绕着他,灯光晃得他眼睛发痛,他走出房间,外面的灯像往常一样亮着,他走过猎人的房间和客厅用他能做到的最大声音呼唤猎人的名字,但无果。他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早已不再是一个一个真正的、强大的天使了。他只是一个人类,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做好一切的人类。
    而那个人刚刚抛下了他。
    他坐在Dean常坐的长桌前的椅子上,那上面仿佛还残留着猎人的温度,他想起他们一起围在桌子旁吃东西,他可以微笑地看着两兄弟斗嘴,一切都那么美好。
    这种美好从未长久的降临在他们的身上,不管是Dean还是他自己。
    Castiel忽然站起来,他机械地走向电匣的总开关,用力把它拉下去,他觉得自己几乎使了全力;房间瞬间暗得可怕,他什么也看不到。Castiel顺着记忆走回位置坐在一片黑暗中。
    他也是光啊,怎么现在不亮了?上帝给他的该死的荣光去哪了?
    去他的上帝,他想着,我只需要Dean和Sam的安全。
    Castiel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当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从未在桌子上见到的东西时他走过去,脚下却踩到了什么,他滑倒,手心一阵刺痛;Castiel努力地在不把伤口刺得更深的情况下打开了电闸,他发现地上是Sam马克杯的碎片,而桌子上一张纸条,他感觉已经麻痹掉的神经似乎被人轻轻弹了一下,留下一片震动。
    Cas:
    很抱歉,我得走了,有Sam的消息,我房间有退烧药,照顾好自己。
    字迹匆忙,他猜Dean是在走之前留下的:他真的很急,Castiel不怪他;但他不知该怎么办,他告诉自己按照猎人说的做更好。
    Castiel回到Dean的房间拿了药,然后开了电脑。
    他记得Dean教过他怎么定位查到另一个人的手机位置。



    Castiel找到了Dean的位置,他坐巴士到了那里,那很慢,将近一天,而离那儿越近他就越不安;头痛的感觉愈发强烈,他吃了几粒药——没去看用量——依旧没有好转。
    他乘车到了手机上显示的位置,雨下得很大导致他的风衣几乎湿透;Castiel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他觉得那儿有点眼熟于是稍顿了下脚步,然后更快地往里走。
    他看到一具女性尸体,他走进,发现那是Jenny,那个与他有一面之缘的Winchester们的朋友,他感到背后发凉,然后头痛更加剧烈地把他差点打到在地,他勉强往车库的更里面走:他能感觉到猎人就在附近。
    一阵风。他瞬间低下身子,天使之刃从他袖子里滑出,他拿起刀刃,看到一个约三十岁的女性,但他知道她不止那点年龄。
    女巫。他瞬间明白,Sam和Dean被绑在一根柱子上,Sam昏迷着而Dean似乎发不出声,他急切地用眼睛上下检查Castiel是否安好。
    那个女巫似乎很得意,她拿出一把刀指着Dean。
    “我一直都想看到这种场景,”她对着Dean说,他们似乎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谈话”了,她然后晃了晃刀,“所爱之人死在你面前是什么感觉?当你杀死我女儿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你会有这种下场。”
    Castiel试图上前,但头痛再一次袭击了他,他在几乎跪下的前一刻扔出天使之刃。没扔中但让女巫分了神,他用枪射击墙上的绳子然后把它扔给Dean,Dean接过枪,而女巫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
    Dean往女巫的身上开枪,被她躲过;他趁着这个间隙捡起天使之刃,猎人抓住女巫,他把刀送进她的身体。
    他看着女巫倒下去松了口气,转身被猎人抱住。
    “别再这么做了。”他说。
    “你也是。”他回答,想告诉他自己想起了一些事,在被折磨的时候默念猎人名字的事,那些伤痛和猎人的安抚,但他没有说出口;Castiel听到一阵动静,他知道Sam醒来了。



    “我去后面拿车。”Sam说,他看了看Castiel又看了看外面,Castiel发现他神色悲伤,哪怕在尽力掩饰,他明白Sam因为Jenny而难过,“你们在这儿等我,外面下雨了。”
    然后一些水滴下。
    “天……”Dean翻了个白眼,“这鬼地方漏水。”
    Sam已经跑了出去,他说工厂有点大他得绕一圈叫他们等一会,Dean没不同意让他碰Impala,他很愿意和Castiel呆在一起,事实上在被绑在柱子上一天让他感受到和Castiel一起有多么的愉快,他靠在工厂门口揉眼,不经意的看向外面。
    那是Dean第一次遇见那只猫。
    它看起来受了伤,闭着眼在雨水里瑟瑟发抖却无法站起找一个避雨的地方,他有点想就这么无视它又有点于心不忍,然后他感觉有呼吸从背后靠近,擦过他走向那只猫。
    “Cas。”他有些紧张地轻呼,好像天使碰到那只猫后会怎样,但事实是什么也不会发生,除了他被淋湿,不过他身上已经湿了,Dean猜那是在来的路上淋湿的;于是他闭上了嘴,走进了雨里。
    Castiel蹲下来轻轻抚摸那只猫的背部,猫轻跳进了他的怀里;当Castiel小心地把它抱起转向Dean时猎人小小地吃了一惊:那只猫睁开了眼,它有着和Castiel一样的蓝眼睛,但当然没有他的天使的眼睛好看。而在Castiel谨慎地询问他是否能照顾它一段时间的时候,Dean有生以来第一次同意了一个人,或者说天使,把动物带到他周围的事。
    Dean打出第一个喷嚏时Castiel立刻看了过来,似乎在思考着是否要把这只猫从他身边带走;他阻止了天使,安抚他没关系;他靠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根柱子上,小镇依旧下着雨,寒意侵袭着他的睡意,雨声打在地面上均匀有规律的声音却又安抚着叫它们降临。
    Castiel抱着那只猫半跪在路灯下用几乎使不上力的翅膀给它遮雨:他已经脱下了风衣,衣服现在在Dean的手上;Castiel小心地处理着它的伤口,他包扎的手法已经很熟练了,但身上的绷带和伤口依旧是Dean绑上或缝合的,猎人很愿意为他这么做。
    Dean看着他们。
    发出昏黄灯光的路灯笼罩着Castiel,羽翼的阴影轻打在他的脸上使他一小片脸陷在阴影里,他看到天使的蓝眼睛出奇的亮;Castiel终于处理好了猫的伤口,猫轻轻地靠在他的膝间——他现在双膝着地,裤子全湿了——事实上,他们两人全身都湿透了。
    但他们谁都不在意。
    Dean打了个哈欠,他走到Castiel身边坐下,冰凉的雨水瞬间袭击过来,而身边的天使真实的温度保护了他。
    他感到温暖。
    于是他靠近了一点,把风衣披在Castiel身上,橘黄的灯光包围着他,Castiel握住了他的手,猫安静的在他们之间休息着;雨水落下,但他只感觉到那盏灯发出温暖的光笼罩着他们周围的一切。
熟悉的轰鸣声渐渐靠近,他们相互靠在一起,等待着Sam开着Impala来到他们身边。



    他们度过了很久打猎的时光,Sam一直未婚,他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向往正常生活的小猎人会这么做,但他没问,人类的性情总是难以捉摸。他后来把那只猫送给了一个小女孩,女孩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让他想起Claire,如果她好好活着不捣乱大概和她差不多年龄,Castiel知道她会的,于是他只是想想。
    他会给两兄弟煮饭,有时他们也买外卖来吃,没有案子时他会陪Dean出去钓鱼,有时Sam会出去旅游,而等他回来他Castiel会问起外面的事,他知道夏威夷的阳光依旧很好,某个地方适合旅行,Sam会建议他们多出去玩玩以防哪天他的眼瞎了要怪他们。
    他微笑,Dean想去哪他就带着或跟着他去;他的翅膀已经好太多了,开始可以飞行,而Dean只在特殊情况下同意他这么做,他依旧能看见Castiel的翅膀,Castiel明白这是只有特殊的人——像是灵魂伴侣才拥有的特权;但他没说,只是虔诚地亲吻着Dean,认真地告诉他我爱你。
    他们一起去了撒哈拉沙漠,他有些兴奋地走在一望无际的金色里,带着Dean去找井口。在晚上用翅膀给Dean挡着风一起看星星。
    小王子说星星之所以美丽,是因为某一颗上面有一朵看不见的花;而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在它的某个角落隐藏着一口井。
    他猜想某一颗星球上会有那么一朵花,人们叫她玫瑰,她有着火红的、美丽的外表,是普通但又独一无二的;因为小王子爱着她,她等着小王子的归来,就像Sam或Dean或他自己会等着对方的归来。     他靠在井口旁看着Dean,他已经睡着了,Castiel朝猎人那里靠了靠,用羽翼把寒冷与他们隔起来。
    当Dean和Sam都老了之后Castiel依旧保持着年轻的样子,他们不再打猎,开始消磨时光,Sam开始匿名在网上写与超自然有关的故事,然后出书,多年的经验和良好的写作功底让他赚了不少钱,Dean偶尔画一些画,而Castiel在便利店找了份工作。
    他晚上回地堡——他们的家——时通常会带东西回去煮,Dean也会这么做而他坚持不让Sam碰厨房。
    再后来他辞去了便利店的工作,只是陪着他们。
    Sam离开他们的那天他异常悲伤,他们火葬了他,但Castiel立了墓碑给他,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弟弟这个单词。
    他几乎没再离开过Dean,在他重病的那段时间他想治好Dean的病,但他没办法,他已经几乎没法使用能力了,而Dean求他不这么做的样子使他心软。
    Dean说他想解脱了,Castiel想抓住他狠狠打一顿,问他是否想过自己会就这么被留在这里。
    但他没有,只是沉默地遵循了Dean的请求。
    Sam走后第二年零三个月,Dean离开了他,他把兄弟两的墓碑立在一起。
    他一人参加了葬礼,而那场葬礼过后他立了第三个墓碑,Castiel Winchester,他在刻着他名字的石碑前站了好久,Dean说全名时总是这么叫他。
    他给一些猎人打电话通知他们这件事,处理完一切他沉默地一个人走上街,走过曾经和Dean一起游荡的地方,走过他给Dean和Sam买圣诞礼物的地方,走过他打工的地方,他治好一个盲人的地方。
    他展开翅膀飞起来。
    他看到格陵兰的冰峡谷,Balthazar曾经的话语飘过他的思绪;他飞过加拿大的内陆雨林和那里的树打招呼,他们许多都至少1000岁了;他经过哭墙,不想去听人们哭诉的声音;他飞过冰岛南岸的塞尔福斯瀑布水流冲击下来的清新味道,停顿了一会儿。
    他最终降落在一个小镇,他和Dean在一起的那个小镇。
    他靠在一个角落的墙上,望着人来人往,他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一杯咖啡递到他的面前,他有些惊讶的抬起头。
    “嘿,”他看见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孩微笑的把咖啡给他,“我好像从没见过你,你是谁?”
    “我是一个天使。”他回答,瞥过那位女孩拿起杯子,她惊讶了一秒轻笑起来,Castiel知道她不信。
    这就是人类,他们相信着会有天使,有上帝,有恶魔,而当他们出现时总是无尽止的怀疑,他们甚至更容易相信有恶魔而不是天使。
    Castiel感谢了她,站起身离开,他还有事情做;他张开双翼飞翔,它们已经完好如初。
    下一秒高楼大厦从他眼前消失,他来到森林。



    那是他最常去的森林,少数的人们还没发现的,全天然的森林。
    他飞过小溪,溪水依旧清澈无比,他飞到另一头去,和那里的树木打招呼。
    他在森林里慢慢地走着,他感觉有人陪着他,他回头,阳光下仿佛看到一个人一个天使在微笑。他邀请地伸出手,和他一起游走于万物间。
    不管是Dean还是Balthazar,又或是Sam,Gabriel,他们都一直在,他们活着,在他的心里。
    有人说人的三次死去,前两次是心脏停跳和葬礼,那并不是真正的死去;而人们遗忘了他们时他们才真正死亡了;Castiel不会让他们就此离开,他会记得一切,所有的伤害与慰藉,所有的故事,悲伤的,愉悦的,冒险的;直到这个世界上只剩他一个人记得,所有认识Winchesters的猎人们都去世,他们的子孙传着这个传奇的故事;天使们不再痛恨他而只是把他当作故事渐渐遗忘;人们会渐渐淡忘他们,但他不会,他会永远记得,然后好好活下去,直到某天在战斗中死去,也许他能到天堂再次见到他们。
    他靠在树下感受着树荫间隙中飘落下的阳光,一如千万年前。
    THE END
    有弄在@舔珍妮罗圈腿的Colby 的Destiel文集里,现在已经可以在淘宝看到啦 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25482908907&spm=a310v.4.88.1

评论

热度(35)

  1. Vvv_ed墨洛 转载了此文字
    他是光啊,现在怎么不亮了?